吃土少女苏子叶☆

全职/魔道/基三/咸鱼coser/唱见/舞见/CV。扩列私戳。随缘

雷狮(我):喵喵喵!(安迷修!)
安迷修(修安):喵…????
嘉德罗斯(顾北洵):(试探吸光)

凹凸cos合集②
嗝儿。
没了。
封面妖雷颜值巅峰期(手动再见)
犄角夹不上去就没夹,不要怪我。
(超凶)

凹凸cos合集①
动图警告(我是雷狮,雷姐和格瑞)

(我发东西真的是集中一次性发完啊…)
佛了……
一点存稿
最后是安莉洁性转

等我什么时候带了并且想起来要录文了再把文言文(不纯)的老祖羡羡全时期自述传上来吧。
我这记性估计要咕到明年orz

追光者【乔一帆×你】


碎碎念:我时间地点什么的有点混乱……别管我了。我写的什么垃圾东西啊……
算了……拖了这么久我可算发了。
正文开始

    你与乔一帆的相识,完全是个意外。
    那天晚上,你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,因为一些不顺心的事十分心不在焉,走着走着便开始出神。
    突然,有一只手抓住你,将你向后扯了一把,你一个没站稳,跌入了一个陌生却很有安全感的怀抱。紧接着,你听到的呼啸而过的风声。
    “小伙子,可得把你的女朋友看紧了,差点被撞了。”一个奶奶如此说道。
    “奶奶,我们不是……”你闻声站稳了身子,抬起头看见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。虽不及明星那般光彩夺目,可却也算得上帅气,邻家男孩那种类型的吧,你想。再看看旁边的奶奶一脸“别解释了,我都明白”的样子笑眯眯的看着你们。幸好绿灯亮的及时,不然这尴尬的局面,实在是让人窒息。
    总算平安过了马路,你还在责怪自己未免也太出神了,差点就被车撞了种种。
    “那个……”你的思绪被打断了“你还好吧?看你的样子,似乎不太开心。”他小心翼翼地问你,你沉默了一会,轻轻点了点头。
    “介意向我倾诉一下吗?看你这状态……感觉迟早得出事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你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信任,同他一并去公园散心。你们一路走,一路聊着。你知道了他叫乔一帆,过段时间就要去B市了,具体原因没有过多解释。
    你走的有些累,便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,低着头不语。
    “别总是低着头嘛,女孩子要自信一些。更何况你长得并不差,所以要抬起头来,让更多人看到你自信的微笑啊。”你抬起头,看着他的眼睛,如一池秋水,隐隐泛着柔光。他此刻站在你面前,你觉得他像是天使,身遭闪烁着荧荧的光芒。
    “你讲了这么多,口渴了吧,喝点水。”你接过他递来的水喝了几口。先前的不快早已消失了大半。
    你盯着他发呆。他坐在你旁边,看着远方出神。“真好看……”你喃喃。
    “啊?什么?”他回过神,你慌忙解释说今晚的星星真好看。咦?好奇怪,为什么心跳会这么快呢?
    时间不早了,于是你们就此道别,各自回家了。此后,你再没见过他。
    他就像是一寸微光,轻轻驱散了盘踞在你心头的雾霾,留下些许温暖后悄然离去。
    不知道你哪来的执念一定要找到他。于是你去了B市,但B市那么大,你一时不知该怎么办。
    你略有沮丧的回到了酒店,忽的想到今天是荣耀的全明星周末,于是又开开心心的开始看。新人挑战赛开始了,你心想今年又会有哪些新面孔来挑战大神呢?
    你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走上了舞台。嗯?微草的新人啊。你刚准备去倒一杯水,却在听到主持人念出“乔一帆”这个名字时停住了一切动作,盯着屏幕上的特写镜头。
    是他!
    你抓起外套就跑出了酒店,赶到了全明星周末的场馆。
    你看到他了。可是你的声音却被埋没在了人海中。“这样可能更好……这么久了,他可能早不记得我了吧。”你这样想,默默地目送你的“光”远去。你与他,失之交臂。
    这次有他的消息是他作为兴欣队员出道。“他还真是小透明啊关于她的消息,竟然这么少。”你笑了“不过这次被我抓住了就别想跑了。”
    H市,正是你工作的地方。
    你苦心调查了多日,终于摸准了兴欣的队员们的出行时间以及常经路线,你打算制造一场故意的偶遇。
    此后的每天傍晚你都在那个路口等待。不管他,今天是否会经过。在“偶遇”之前,你还是做足了伪装成一个小粉丝的准备的,偷拍啦,尾随偷拍啦,去兴欣网吧常驻偷拍啦……
    这一天你真幻想着各种“偶遇”的方式,不料撞倒了人,你想也没想就头也不抬地连连道歉。
    “我记得我说过要抬头微笑,保持自信的吧,你似乎只做到了傻笑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,话语中带着笑意“不过看在你守了这么多天的份上,给你瓶果汁安慰一下吧。”你抬起头,看着笑的一脸纯良无害的乔一帆,硬是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,呆滞地伫立在原地。什么嘛,原来早就被发现了。他说这话……咦?!!!他还记得我诶!
    表面波澜不惊,心里早已波涛汹涌。(江波涛:???????)
    “我说,老友重逢,是不是该送个礼物庆祝一下。拍我那么多照片,你是不是喜欢我啊?”你的内心如果可以用标点符号来表达的话,大概就是????!!!!!!!!!!
于是……嘴角疯狂TM……哦不是……喜悦溢于言表。
     “那你把你自己送给我好了。”这一天,你终于追上了自己的那道光。

【雷卡】病名为爱


OOC慎。私设有。四十米烈斩

碎碎念:最近洗脑循环病名は爱だった。然后想想,这个发刀子好像挺好。梗适合写文。就写了。别打我。我这小学生文笔quq






近期,凹凸世界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病症。患者自述病症为:心脏被看不见的线束缚着,每一次心脏的跳动都牵扯着无形束缚着的线,紧勒住心脏的线狠狠地在心脏上划出一道道伤口,越跳动便越痛,越痛却越甘之若饴。判定病症:病名为爱。

雷狮从昏迷中醒来,看着陌生的白色天花板,还有……插在自己身上的各种管子,心脏还在隐隐作痛。
“卡……卡米尔!”他惊恐地看向周围,并没有发现那个心心念念的身影。
强烈的不安感伴随着心脏的绞痛席卷而来。“卡……”想喊,可疼痛却令他噤声。
空荡荡的病房,只有他一个人。疼痛,缄默。还有……

房门被轻轻叩响,死寂的病房终于有了些声响。
“大哥……”卡米尔站在床边,不安地抓着衣角。他不知道雷狮怎么了,只是前些天的突然昏迷让他很担心。
“卡米尔!”雷狮试图去拥抱卡米尔,可剧烈的疼痛险些让他晕厥。为什么……心脏……
“大哥还是好些调养身子吧,别乱动了。需要叫医生来吗”
“不用。”雷狮捂着自己的心口,那里还接着一些说不明流着什么化学液体的管子。雷狮大概知道自己是得了那名为爱的病症,剩余生命只有数月。“卡米尔,你可以每天都过来吗。”
“当然可以,大哥。”
就算会一寸寸慢慢腐烂又怎样,剧痛又怎样,不过数月,这靠吊针延续活力的躯体就会消亡。只要能看着你……
第二天卡米尔到病房时,看到雷狮坐在病床上,心脏的疼痛令他疯狂。卡米尔赶紧叫来了医生,医生给雷狮注射了镇静剂。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慢慢平静。

第三天,第四天……病情似乎一天天严重呢。“现在已经到了要靠镇静剂才能保持理智的地步了吗。”独自呆在病房的雷狮轻笑一声,似在自嘲。“时间……不多了吧……”
是时候做个告别了。
……
我不应该再继续爱着你了,卡米尔。但我雷狮的字典里,从来没有放弃。
名为“爱”的病疾,从爱上你的那天便埋下了根源。从此,我一病不起。
对不起,卡米尔。大哥不能保护你了。若有来生……
“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”仪器发出刺耳的鸣笛,这颗腐烂的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。“再见……”
雷狮,死亡。
“大哥!”眼中所见最后一幕,是卡米尔跪在床边哭泣。



睁开眼,是白的刺眼的天花板,仪器还在滴滴地响。
“我……不是已经死了么。”腐烂的心脏再也无法恢复活力。那……
“卡米尔。卡米尔!”病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块蛋糕,下面压着一封信:
抱歉啊,大哥,没有征得你的同意就擅自决定和你互换心脏了呢。
名为“爱”的病疾,从爱上你的那一天便埋下根源。可我却自我治愈。
我知道大哥是不会接受这样违背伦德的爱的,所以我很早就放弃了啊。但我还是很喜欢大哥啊。不知道我的心脏能否传递给你这份心情呢……
若有来生……大哥,换我来保护你吧。

“卡米尔!……为什么…为什么不告诉我……”
雷狮从床上坐起,伸手拔插在身上的导管,看着血液倒灌入仪器,嘴角扬起一丝弧度。
“哔————”又是这个声音啊。
“赶紧推去急救室!”
啧,又死不了了。
卡米尔啊,你夺走了我的心脏,夺走了我的爱,还夺走了他的生命,现在,连我来陪你的资格也要夺去吗。

碑前,白色的天堂鸟还沾着雨水,做工精致的小蛋糕放在一旁。墓旁,紫色的眼眸中有难言的悲伤,撑着伞的人却默不作声。
不管再多的绷带也无法代替你的温暖。
这名为“爱”的病疾。